沪投联盟.中国中小企业互联网创投服务平台
沪投联盟欢迎你!咨询热线: 400-080-1233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

转折中的网红经纪

2019-04-11 阅读(3152) 来源:沪投联盟

在过去的2018年,中国活跃在短视频的用户已突破6亿大关。短视频成为仅次于即时通讯的第二大产品类型。

而相比之下,直播用户缩水,规模为3.97亿,较2017年底减少2533万。短视频这种内容载体已渗透到更多领域,流量逐渐超过直播流量,占据更过的用户时间。

大浪潮下,产业链中间的一些网红经纪公司,也开始转换方向,切入短视频。但这件事并不容易。

新浪科技采访了一家网红经纪公司无忧传媒,它起于直播,如今在短视频、电商方面加大投入,目标要做互联网型的网红经纪公司。其创始人雷彬艺分享了关于行业发展、平台合作、红人打造、商业变现等方面的理解,以及那些从直播向短视频过渡中踩过的坑。

孵化一个两千万粉丝的大号

运气只是一方面

公会是直播行业最常被提起的关键词之一,也是产业链中核心的一环,是伴随直播兴起而诞生的主播经纪公司。公会通常与直播平台签约,招募、培养主播,并输送到直播平台。

无忧传媒最早算是其中之一。但雷彬艺并不愿意把公司定位为公会,他认为无忧要做服务型的互联网经纪公司,核心方向是网红经纪,即互联网型网红经纪公司。

据了解,传统的公会只做主播与平台的中间商,抽取打赏或者广告分成;一些MCN也更多专注在短视频。随着直播、短视频版图不断扩大、融合,直播行业开始拥抱短视频,短视频也在加入直播模式来活跃粉丝。无忧在创立之初,就计划好了直播、短视频和电商三个发展方向,只是从发展路径上,选择的顺序是先从直播开始,再做短视频和电商。

在直播最火的2016年,雷彬艺从就职的YY离开,创立网红经纪公司无忧传媒,后与一直播、腾讯NOW直播等平台合作,孵化、输送网红。

过去几年,直播行业经历了热潮从到萧条,大多数的中小型平台消失或倒下,一些主播也在转型。而像无忧这样的经纪公司,也在寻求新的方向,探索主播如何从直播以外更多的渠道去获取用户,沉淀用户,增加用户黏度。

但问题是,主播与短视频红人,虽然都可以称为网红,有互通优势,性质却不一样。主播以人为主,短视频更多以内容为核心。

主播需要长期的坚持,才能沉淀更紧密的粉丝关系,很少存在一夜爆红的偶然性。而短视频红人,则更强调创意,一个好创意的15秒短视频,就有可能把普通人变成红人。

所以一家网红经纪公司从直播向短视频扩展,并不容易。

但在雷彬艺看来,不管是直播还是短视频,都是积累粉丝的方式,一方面是获取粉丝,另一方面是沉淀粉丝,“做一个网红经纪公司,实际上是把直播和短视频、电商当做一个业务形态”。

2017年,无忧建立了自己的短视频团队。雷彬艺告诉新浪科技,当时也是一个摸索阶段,但由于自身经历等原因,投入并不是很多,更多在于抓方向和机会。2018年年初,抖音爆火,无忧抓住机会孵化了几个帐号,头部帐号粉丝数能达到百万,同时打开了抖音等平台的通路。

然而,和很多创业公司面临的问题一样,无忧中间也经历了一些达人的流失,比如一个百万级别的大号,一年合约到期后再难续签。年中的时候,雷彬艺再次优化、重组短视频团队。

很快,团队就签约并培养出了一个两千万粉丝级别的头部帐号”多余与毛毛姐“。雷彬艺透露,2018年11月签约帐号负责人毛毛姐的时候,粉丝数才65万,此前曾因为代表作“好嗨呦”被不少网友知晓。

两个月时间,毛毛姐粉丝涨到两千多万,成为平台头部。在雷彬艺看来,毛毛姐讲的很多故事直戳女性内心、搞笑又接地气。而数据也显示,其80%以上粉丝是女性,90%以上粉丝是成年人。

他坦言,运气只是一方面,实际上团队也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,就是评估好风险后,愿意拿出赚的钱孵化新项目。

不过,无忧还能不能孵化出下一个毛毛姐,仍是其面临的考验。雷彬艺表示,公司有一套金字塔孵化体系,其中会有概率爆出一些大号的。

红人艺人化与艺人红人化

与此同时,无忧也在加快布局红人艺人化,比如将头部红人推向网综、电视节目等,增加曝光度。

红人艺人化,其实是整个行业老生常谈的问题。尤其直播领域,近几年平台和机构都在尝试将红人打造成艺人,称为直播造星。实际上,在短视频领域,各大机构也想将旗下红人打造成明星。

Papi酱是成功的典范,始于短视频,在网络爆红,如今已经脱离网红的身份,出演电影、综艺,走向大荧屏。但却很少再有第二个Papi酱。

对于红人艺人化,雷彬艺认为,首先红人出圈对普世大众来说就是个伪命题,“网红与艺人的界限以后会更模糊”。红人艺人化,第一看粉丝体量,第二看专业能力,不管是短视频、直播,还是线下演唱会、综艺,对于红人或者艺人来说都是不同的曝光渠道。比如蔡徐坤走红,是通过网综,实际上也是通过网络孵化出来的。

在雷彬艺看来,网红与艺人本质的区别,看的是主要收入来源。现在不少主播都有自己的歌,在全网很火,但实际上,真正还是要通过网络来变现,出歌、演戏、参加综艺无非是增加曝光渠道,沉淀一些合适的作品出来。

而如今,随着大众认知度的增加,直播产生的社会和经济价值提升,越来越多的专业艺术院校背景的红人会出现。

除了红人艺人化,无忧也在尝试艺人红人化,新签一些以前做过演员、歌手的红人,以及负责一些演员的短视频、直播等新媒体孵化业务。网红经纪公司相较于传统的艺人经纪公司,在短视频、直播内容的培养上可能更加擅长。

“现在网络影响力越来越强大了,网络上给大家的机会更多,不是非要做到头部才能赚钱”雷彬艺表示,帮助新人艺人发展直播、短视频渠道,先在网络上积累粉丝和名气,这样可以在增强同级别艺人中的竞争力。当然,这些目前也还在尝试和探索阶段,“不是现在的重心”雷彬艺表示。

搭建复合型营收结构,这条路并不好走

相较于一些只求稳、追求赚快钱的公司,无忧在投入方面相对比较大胆。

“公司赚了钱以后,投入和核心团队是发展的重要问题”,雷彬艺坦言,无忧前两年利润不高,并不是因为不赚钱,而是在持续投入去扩大业务。这与一些始终找不到盈利模式或者入不敷出的公司,实际上是截然不同的。

在过去从直播扩展到短视频的探索中,无忧也交了不少学费。当时团队还做过短视频剧,想要打造内容IP,但是后来发现单纯内容IP成长起来时间较长,成本更高, “当时花了不少钱,但效果没有想象的好。”

交完学费后,也明白了当下人的IP更直接,无忧逐渐确定了自己的方向和擅长的领域。“今年持续投入,扩大团队,加强对短视频和电商、红人艺人化的投入。当然也在考虑接入资本,这会加速我们的成长。”

去年,在接入短视频业务后,无忧又在杭州成立了电商事业部,与服装和美妆供应链合作,主要做淘宝直播。

与多数网红经纪公司、MCN机构只做直播、短视频或者红人电商不同,雷彬艺的目标是想做直播、短视频、电商三线并行。

目前,其网红业务覆盖直播、短视频、电商,盈利模式是打赏、广告和电商。雷彬艺觉得复合型的营收会更安全,“粉丝体量高的号才具备广告的价值,粉丝体量不是特别高的就靠打赏获得营收。”

从整个行业看,打赏是大部分的主播经纪公司主要收入来源,比如直播公会基本都是靠打赏,无忧早前也是如此。而广告目前几乎是短视频唯一可靠的收入来源,papitube、贝壳视频等头部的MCN主要靠内容广告营收。当然,还有一些短视频公司成功开发了电商业务,比如“一条”视频主打生活短视频,在内容消费电商上趟出了一条道。

但多元变现仍是一个具有较高门槛的模式。无忧的优势在于既有直播红人,也培养出了一些短视频达人,可以根据红人特点进行资源配置,但是其在电商方面还在探索,如何将三者很好地互通融合,也是未来要考虑的重点。

至于精力有限不够用怎么办?

雷彬艺认为,专注很重要,尤其是老板阶段性的专注也很重要,比如无忧最开始做直播的时候,只专注一直播一个平台,就是看准了它背后的微博。

“无忧选择了一条比较难走的路,希望这三块都能走通畅,未来能起到一个化学反应。”

目前,行业中并没有将直播、短视频、电商三线并行真正打通的经纪公司,无忧要走的路可能还很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