沪投联盟.中国中小企业互联网创投服务平台
沪投联盟欢迎你!咨询热线: 400-080-1233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

“功能机教母”荣秀丽

2019-01-07 阅读(3516) 来源:沪投联盟

纵观男性当道的手机行业,驰骋其中的女性寥若星辰,广为人知的除了HTC掌舵者王雪红、格力“女王”董明珠,其实还有江湖人称“功能机教母”的荣秀丽。

在风云诡谲的商场、刀光剑影的手机行业纵横20余载,荣秀丽的表现并非如她本人的名字般秀气,而是狼性十足,既像一朵“纵横四海笑傲天涯永不后退”的铿锵玫瑰,也像是豫剧里高喊“谁说女子不如男”的花木兰。

荣秀丽的创业故事,是传奇的,因为足够曲折迂回,跌宕起伏。

霸气的奇女子

也许是天性使然,也许是在男性扎堆的商场驰骋久了,荣秀丽的身上始终散发着一股霸气。

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、一副无框眼镜,一身得体大气的职业装,是她的标配行头。身形高大的她,嗓门也大,一出场,气势压人。

“我不认为女性企业家的成功比男性更难,也没有因为我是女性就被欺负过。”她曾在公开场合如此说道。

这股霸气是与生俱来的,“我从小性格就像一个男孩子”,荣秀丽坦承。1963年,她出生在河南新乡一个普通工人家庭,父亲从小教育她“人不求机遇求实力”,谨记父谕的她拼尽全力读书,最后如愿考上湖南大学内燃机专业,这是一个极其男性化的专业,一个班算上她也就四个女生。而且还进入学校田径队,连续三年夺得湖南省高校田径短跑冠军。

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,造就了她极其坚韧的性格,“我个子高,很多体力活都是我做,所以我到现在也没觉得性别对我的工作有什么障碍。”

毕业后,她顺其自然地在洛阳拖拉机研究所当起工程师,尽管每天做着又脏又累的实验,但依然卖力,不久做到高级工程师,成为中层干部。

安稳的工作,日复一日的实验,她深知充其量卖力干到最后,满打满算充其量不过是坐上副所长的位置。

向来好强的荣秀丽,对这种一眼看到尽头的日子心有不甘,她对当时极力挽留她的正所长说,“你这么年轻就当上了正所长,我感到最后充其量只是个副所长,没意思,我绝对不干了。”

于是她停薪留职,跑去中欧商学院读MBA为自己镀金,顺带出国游历一番,最后找到人生目标——做销售。有意思的是,当荣秀丽回到研究所办理档案手续时,曾经挽留过她的所长也辞职下海了。

1993年,荣秀丽进入一家经营电话交换机等通讯器材的小公司工作,风风火火开始自己的销售生涯。

误打误撞进入手机行业

谁也没有想到,这是荣秀丽人生的一大转机。

没多久,荣秀丽所在公司迎来一个大客户——芬兰最大手机代理商百利丰,当时国内正是被BP机垄断的时代,而百利丰却正计划进入中国市场,委托荣秀丽所在公司进行市场调查,正正是这次调查,荣秀丽嗅到了手机行业(其实就是砖头般的大哥大)这一大商机,并建议老板拿下百利丰在中国的代理权。

可是人算不如天算,起步中的国内手机市场并非如她所想:网络不好,费用也高得离谱,时不时没信号,集如此多痛点于一身,那就是观望真多,买者少。

结果仅仅一年时间,公司的存货积压在那,还亏损160万,自认倒霉的老板决定移民,满心愧疚的荣秀丽咬咬牙把盘子接了过来,负债创办了百利丰通讯公司,成为创业大军的一名新兵。

其实这着实是一招险棋,因为当时大哥大的痛点并没有解决,退货的客户络绎不绝,荣秀丽连连亏损,无奈之下,她强势要求芬兰厂商把手机质量提上去,最后总算在乱象横生的手机江湖站稳脚跟。

一路摸爬滚打着走到2002年,荣秀丽的手机批发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跻身中国十大通讯品材分销商之一。这时,她又开始酝酿一个大计——做自己的手机。

那时候,国内手机行业正风起云涌,无数企业纷纷涌入这条赛道,比如联想、康佳、HTC等,但这些都是有钱有技术支持的,不懂技术的荣秀丽放着好好的销售不干,非得趟手机制造大军这潭水,很多人都认为她疯了。

可她偏偏就是那种认定了就死磕到底的人,二话不说拿出全部家底2亿元注册了天宇朗通通讯公司,匆忙组建团队开始研发手机。

历时大半年,第一款天语手机终于面世,然而却因质量不过关惨遭打脸,退货率极高,经销商和供应商频频上门投诉,为了保住招牌,荣秀丽连夜召回有问题的手机,剩下的产品低价出售,后来盘算一下,这批货足足亏损8000万,差点破产。

跌宕起伏:错过安卓,错搭阿里

除了缺乏技术,荣秀丽还有一大痛点——没有手机生产牌照。原本她是打算一边研发,一边申请牌照的,可现如今既然研发之路走不通,骑虎难下之下不得不另谋出路。

没多久,她找来赫赫有名的研发科进行“贴牌生产”,当时研发科有一套集芯片、蓝牙等于一身的流水线生产方案,随后再找富士康等加工厂加工,配上零部件组装好后再贴上天语的牌子基本上就可以上市了,这种操作方使得天语手机一直被诟病为“山寨手机”。

直到2006年2月,天语手机才拿到手机生产牌照。其实,荣秀丽是想过组建自己的工厂的,但在商言商,是商人的天性。

在那个“山寨”横流的时代,大部分手机厂商都尝到了这一时代红利的甜头。有联发科和富士康解决生产问题,荣秀丽专注于自己拿手的渠道销售,采取独特的“买断”模式,也就是把手机卖断给代理商后,代理商以什么价格卖出都不干涉。

这一招确实奏效,由于当时手机行业同质化严重,又是渠道为王的时代,天语手机备受代理商推崇,在2008年这一年,天语手机销售量高达2100万台,销售额80亿元,成为销量之王。

与此同时,荣秀丽个人财富也随之水涨船高,以42亿元个人财富登上2008胡润IT富豪榜第11位,被誉为“功能机教母”,那是何等的风光!

值得一提的是,这一年全球金融危机席卷全球,手机市场惊鸿遍野,在别的商家纷纷降价出售为求自保时,荣秀丽却主张“停下来”守住库存,等到资本回暖再出手,果然,天语不仅熬过了资本寒冬,还大赚了一笔。

只不过,荣秀丽也有失算的时候。2009年,随着苹果发布iPhone 3GS开始,手机行业发生巨大变革,由功能机时代跨入智能机时代。受此影响,以诺基亚为首,包括天语在内的功能机风光不再,转型成了重中之重。

此时,荣秀丽判断失误,误认为随着谷歌退出中国市场,安卓系统也将无可作为,转而选择使用微软的移动操作系统,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天语手机被挤出第一梯队。

当她回过神来纠正错误时,结果又是一步错棋。当时阿里云做出了OS,苦于没有硬件,就找来天语合作,后来的故事就是阿里云手机收获了骂声,天语手机一蹶不起。

在2014年底推出最后一款手机之后,天语几乎没有了动作。荣秀丽个人微博更新也停留在这一年的12月15日。

现如今的手机市场,早已是另一片天地,荣秀丽是否还能力挽狂澜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