沪投联盟.中国中小企业互联网创投服务平台

沪投联盟欢迎您!咨询热线:400-080-1233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融资 > 沪投学院

汪潮涌:时间是投资者最好的朋友

2018-10-09 阅读(7179) 来源:沪投联盟

砸钱、上市、套现,资本市场的“暴力美学”让人着迷。

从2017年开始,中国科技类企业掀起了第三次上市潮。2018年上半年,中国TMT企业IPO共计26家,融资金额达578亿元,同比猛增124%。其中,工业富联(富士康)、爱奇艺和哔哩哔哩(B站)三家企业IPO募资规模在今年上半年所有上市TMT企业中排名前三,三起IPO融资额占到上半年中国TMT企业融资总额的77%。

创始人十位数的身价、投资人近百倍的回报、8家上市公司同一天敲响港交所的锣……都像一支支兴奋剂一样,注入到创投市场。

但药物的刺激、市场的亢奋并不能阻挡中国资本市场的寒潮。上证指数的持续萎靡、上市企业的接连破发,理性的投资人看到的更多是资本危机的一步步迫近。

原来只要在风口上砸够钱,就能孵化出头部公司,然后获得十倍、百倍甚至千倍的回报。但是当风口过去,融资环境骤变,资本市场的“关门效应”出现,融资难、资产交易难、上市难、退出难。

如何在资本市场繁荣时保持理性睿智,在资本寒潮来临时傲然挺立,成了投资人最常问的问题。

“时间是投资者最好的朋友”。 信中利资本集团董事长汪潮涌给出了他的答案,最近几年信中利的声音似乎少了很多,汪潮涌淡然地说:“这个市场没有人做得到一家通吃。市场需要不同风格的存在,我们的定位是追求投精品和回报,不追求规模。”

失败了就继续往前走,就像航海一样,前面永远有最好的风景。不要在乎那些失败的投资,投资就是要做到无怨、无悔、无惧。

本期艾问顶级人物,艾问创始人艾诚对话“创投教父”汪潮涌,领略他的投资人生,读懂一个投资人的抉择与取舍。

艾诚:您如何评价前半生的投资?

汪潮涌:我觉得投资是我这一辈子最好的选择,也是我最喜欢的职业,是我毕生追求的事业。因为在中国的经济改革中、大潮里头,用资本、用投资去扶持一批创业家,帮助他们实现他们的理想,同时为社会创造收益,创造税收、就业,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合格的投资人的一个定位。

艾诚:投资必定是成败的组合,因为有一个二八法则。看一个基金管理的项目,如果有20%存活,甚至是有回报的话,这个基金就是一个很棒的基金了,也就是必定还有80%我们会认为是失败的或者不那么成功的。

汪潮涌:你这个二八法则应该是这么理解。就是说在投资圈子里头,80%的利润和回报被20%的好的机构或者是好项目赚走了。作为一个领先的创投机构,我们就要瞄准那个20%这个领域或者是20%的项目,作为每支基金的话,我们不能有那么高的失败率,我觉得应该十个项目里有两个失败,其他八个里面可能有两个很成功的,其他有几个普通的,但是不能有80%的失败率,那个失败率太高了。

艾诚:但投资的智慧都是要从倒霉的项目里面锻炼出来的。

汪潮涌:确实是这样。

艾诚:什么样的项目在您投资的历程中是特别糟糕的,以后坚决不涉及了?

汪潮涌:最糟糕的例子我还没有碰到,但是有遗憾。比如说早期那时候我们刚成立的时候,资金不足,所以在投资的范围只是局限在北京,所以我们投到了百度,投到了搜狐,但是没有投到杭州的阿里,没有投到深圳的腾讯,这是很大的一个遗憾。

汪潮涌:再一个就是后来的这几个互联网浪潮里,我们没有去跟。比如说在电商这个领域,我们错掉了美团、大众点评这种好项目。

艾诚:就像您所说的,时间是检验的最好标准,是吗?

汪潮涌:没错,时间是投资者的最好的朋友,也是投资机构最好的朋友。过去在创投领域,硅谷总是能够募到特别长的资金,十年,甚至十年以上。在中国,3+2,五年到头了,非常不利于长期持有好的项目。

汪潮涌:别看我们研究国内这个风口、那个风口,可是他们持有的时间都很短,很少有超过七年的,更没有超过十年的。可是恰恰在中国,投资最成功的两个项目,MIH投资腾讯,软银投资了阿里,都是持有超过十六七年,最后创造了上千亿美金的回报。

汪潮涌:所以,这就是创投行业和投资控股行业的区别。我们应该探索的是,为什么中国的创投机构投了那么多好的项目,最后没有一家成为软银或者是MIH我们当年投百度,五年122倍,我们卖掉了,但我要是拿到现在,可能接近一千倍。

艾诚:在现在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,人人都创业、人人都投资的年代,一个项目投资之后的退市,一个项目之后的这个上市和退出越来越难。

汪潮涌:确实是这样。因为在中国,两千多万家中小企业总共只有不到五千家的主板上市公司,一万家的新三板,加起来一共一万五千家,和两千万的公司相比,这是非常小的一部分。所以,上市、退出肯定是非常非常难的一件事。

汪潮涌:现在作为证监会,他们最担心的是这么多的VC和PE,投的公司上完市以后,VC和PE都要退、减持,这样对二级市场造成了巨大的减持压力。所以,他们现在也出各种各样的政策来限制减持。我觉得这个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让这些投资机构能上市的上市,能借壳的借壳,这样的话,他们就不急于减持他们投的项目。

艾诚:美团的王兴说了,现在已经是中国互联网的下半场了。您觉得也进入下半场了吗?要面临大量的清算倒闭吗?

汪潮涌:还不到这个时候吧,我觉得再等个三五年。因为现在很多的基金都是处于一个投完以后的等待期。

艾诚:五年之后见分晓,两到三年的一个存续期,是吧?

汪潮涌:是的。

艾诚:您预判会有什么样的结局?

汪潮涌:会有很多的机构被淘汰掉,就像互联网创业一样。

艾诚:谁会留下?

汪潮涌:有规模的,有退出记录的,有募资能力的,有品牌的,有经验的团队。

艾诚:什么样的投资人会留下?

汪潮涌:这些机构领军的投资人都会留下。

艾诚:他们有什么共同的属性?

汪潮涌:有深厚的产业背景,有深厚的投资背景,有广泛的人脉资源,更重要的是有非常好的学习能力、与时俱进的这些投资人会留下。

服务热线:400-080-1233 (周一到周六 9:00-20:00 ) 邮箱:hutoulianmeng@163.com

沪投联盟 © 2017 版权所有 沪ICP备17030862号 侵权必究 隐私声明 使用条款 网站地图 "投资有风险 选择需谨慎"